分类 拉菲平台 下的文章

  中新社台北11月20日电 台湾当局经济事务主管部门投资审议委员会20日发布数据称,今年1至10月核准大陆企业对台投资案116件,累计金额1.9亿元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8.6%。

  统计指,自2009年开放陆资来台以来,共核准陆企投资案1200余件,投资金额总计21.5亿元。

  数据显示,前10月“投审会”共核准侨外资对台投资案2984件,累计金额79.8亿元,同比增长43.8%。其中,来自泰国、菲律宾及澳大利亚的投资增长明显。

  对外投资方面,前10月台湾对外投资金额共计89.6亿元,较去年同期略增4.1%。同期,台资赴大陆投资额为69.4亿元,同比降低4%。(完)

  我国初步形成“1+2+20+N”的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

  新华社广州11月21日电 国家知识产权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廖涛近日在广东省珠海市举行的中国知识产权横琴论坛上介绍,自2014年以来,国家知识产权局会同财政部确立了在北京建设全国知识产权运营公共服务平台,在西安、珠海建设两大特色试点平台,并通过股权投资重点扶持20家知识产权运营机构,目前已初步形成“1+2+20+N”的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

  “在知识产权工作整个链条中,保护是核心,运用是目的。”廖涛表示,在“1+2+20+N”的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中,国家知识产权局扶持了10个省份的知识产权运营机构,引导10个省份设立重点产业知识产权运营基金,支持4个省份设立知识产权质押融资风险补偿基金,并在16个城市开展了知识产权运营体系建设试点,有效促进了知识产权与创新资源、产业发展、金融资本融合。

  据介绍,本次论坛以“知识产权行业发展趋势及未来展望”为主题,来自有关部委、各地知识产权局、金融机构、知识产权中介机构、企业代表及专家学者围绕知识产权金融创新与国际运营等热点话题展开了交流与研讨,提出了一些知识产权保护运营新理念、新观点和新路径。论坛组委会表示,此次论坛的举办,体现出我国各类创新主体在新形势下提升知识产权能力的客观需要与主动作为。

  本次论坛由国家知识产权运营公共服务平台金融创新(横琴)试点平台、西安市碑林环大学创新产业带管委会、珠海伊斯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单位举办。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单仁平】意大利奢侈品品牌杜嘉班纳(Dolce&Gabbana)原定21日晚上在上海举办时尚秀,然而它遭到“辱华”的强烈质疑,原定参加时尚秀表演的中国大陆明星和模特纷纷宣布抵制。杜嘉班纳于星期三当天取消了时尚秀。

  事情大致的来龙去脉是,杜嘉班纳为这场时尚秀发布的预告宣传片引起一些国人不满,他们指出宣传片中有“刻意的中式发音和用筷子吃比萨饼的奇怪姿势”,认为构成了辱华。

  在宣传片引发争议后,杜嘉班纳设计师Stefano Gabbana上网争辩,最后恼羞成怒,骂出中国是“屎一样的国家”。网友将截屏发至国内社交媒体上,舆论哗然。

  杜嘉班纳和涉事设计师随后均发表声明,称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账号被盗,并表示他们热爱中国和中国文化,同时“为不实言论给中国和中国人民造成的影响和伤害道歉”。不过,中国网友们普遍不买账,认为“盗号”的说辞老套、虚伪。

  这件事是中西文化摩擦,以及中国消费者“用脚投票”惩罚涉嫌辱华或损害中国利益外国知名公司的最新例子。

  中西类似摩擦一直有,过去由于中国市场小,中国公众的力量相应也小,加上前互联网时代媒体不够发达,中国公众难有在这类摩擦中的突出表现。很多摩擦因而不了了之,或者根本就没有热起来。

  如今中国市场已经成长为全球商业的必争之地,中国消费者对西方公司的重要性不断攀升,话语权水涨船高。然而西方一些公司对华态度的调整并未完全跟上,有些重视程度上去了,但对华行为习惯仍有惯性。而互联网的发达赋予了中国消费者极强的嗅觉和扫描力,以及他们彼此之间的相互动员力,这一切让中西文化-市场冲突此起彼伏。

  我们认为,首先西方公司以及同情它们的西方精英不应抱怨中国公众。他们应当清楚,尊重中国和中国消费者既是他们在中国扩大业务必须有的公关姿态,也是他们的自尊。去哪里做生意,不尊重那个国家或地方的文化与习俗,能够做得好吗?

  鉴于西方与中国有较大文化差异,政治体制也不同,西方公司花更大力气了解中国和中国消费者,坚定“入境随俗”的理念,而不是带着普世价值的傲慢,是他们在华取得成功的道德前提。

  从中国这边来说,民间的价值观和对具体事情的好恶都是自然形成的,中国消费者同品牌之间的感情逻辑与其他经济体的情况并无大的不同。因此无论中国消费者有什么样的情绪,调整方都首先应当是外国公司,这没什么好说的。

  同时,我们作为一家关注中国改革开放的媒体,围绕中外摩擦也有几点建议。

  第一,中国消费者应该对外展示自己的力量,这种力量是外界对我们给予持久尊重的基础。之前中国网上舆论有过几次对外部不当行为的集体声讨,树立起了中国公众有力量的形象。

  第二,在确立了这种形象的基础上,还需慎用我们的力量,重点打击言行和事后态度都很恶劣的外部肇事者,对于确有可能不熟悉中国情况而犯错、犯了错后又有明确道歉态度的外国公司,则未必需要穷追猛打。一是由于存在上面所说的中西差异普遍性的问题,二是很多摩擦都是低水平的公关所致。只要外方不坚持错误,我们就可以给双方的长期沟通留下空间。

  第三,通常凡是涉及中国消费者与外界冲突的,我们建议中国官方都尽量不出面干预。让市场来解决文化摩擦问题,塑造双方的适应性。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文化新闻 搜 索